【长江商报】倒下时,他包里还剩半个冷馒头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3-05-17浏览次数:43

长江商报消息 今年春节大年初二,湖北二师纪委监察处副处长王安俊积劳成疾,突然离世。

      负责招投标采购工作五六年,经手的设备物资数千万,却从没拿过企业一分钱;作为一所省属高校的副处长,买100元的衣服都嫌贵,妻子还要到酒店刷盘子补贴家用……这些说起来似乎难以置信的事情,却真实地发生在了湖北第二师范学院纪委监察处副处长王安俊身上。因积劳成疾,年仅52岁的王安俊因心脏病突然离开人世。去世时,包里还留着值班时没啃完的半个冷馒头。

      4月1日下午,清明长假的前一天,该校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张小京等一行人专程来到王安俊家,向其家属表达了慰问。

      住工棚,一个月才回家一次

     “基本上一个月他才能回家一次,女儿放心不下他,去工地上看了一次,回来跟我说,‘妈妈,爸爸太可怜了,住得真的太差了。’”

      1989年,度过了11年军旅生涯的王安俊转业来到湖北第二师范学院(原湖北教育学院),从后勤车队、资产与后勤管理处,一直到纪委监察处,在他二十多年的工作生涯中,几乎所有的同事对他的评价中都有一个词:认真负责。

      2003年的夏天,湖北第二师范学院的新校区建设正如火如荼。按照规划,到9月时,还是一片荒芜景象的工地要能够接纳新生住宿和学习。而当时,距离新学期开学大概只有100天的时间了。

王安俊当时是资产与后勤管理处的副处长,主要负责招投标、设备采购等工作。整整一个暑假,他都和同事们住在学校简陋的工棚里,没有地方吃饭,他就买来一箱一箱的方便面备着,每一顿都是泡面。

     “基本上一个月他才能回家一次,女儿放心不下他,去工地上看了一次,回来跟我说,‘妈妈,爸爸太可怜了,住得真的太差了。’”在妻子黄元珍的记忆里,丈夫似乎一直都很忙,“他很少能呆在家里,我们全家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一起出去玩过了。”黄元珍想找几张丈夫的照片,却发现照片都是二十多年前王安俊在部队时候照的,唯一一张全家福也拍摄于多年前。

      招投标,不吃企业一餐饭

     “价格再低点儿,我们都是老合作伙伴了……”每次的招投标过后,王安俊总是把商家再请到办公室,想尽办法跟对方周旋,希望对方能让价格再低一点儿。尽管他过手的设备价值几千万,却很少有商家知道他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 “他说了,我们只能跟企业有工作上的联系,私人的接触尽量减少。”同事熊寅墨在调到设备科的第一天,王安俊就找他谈了一次话,“学校现在处于建设时期,和企业接触多,但你一定要记住,企业送你一点小东西都是有想法的,天上不会掉馅饼。”

      曾经有一次,一个厂家的销售代表到王安俊的办公室,趁没人把一个信封悄悄地放到他的工作夹里。王安俊发现里面是钱后,二话不说抓起信封就追出去,拦下了那位销售代表的车。在跟销售代表推拉的过程中,因用力过猛,他甚至把对方的车把手都拉下来了。

     “他从来不收招标企业的任何东西,哪怕是吃一餐饭。” 对于这位老领导,同事黄华明敬佩不已。

      买衣服,超过100元都嫌贵

     “他这个人从来不对人提困难,宁可自己吃苦。他是个真爷们。”

      王安俊每月的工资不到3600元,女儿读大学时生活费是每月800元,每月还要替妻子交698元的社保,扣除日常开销他每月的生活费还不到400元。

     “我大四才知道爸爸一个月的生活费才那么点,太委屈他了。”回忆起父亲,女儿王晓璐的眼泪不停往下掉。王晓璐说,每次陪父亲买衣服,过了100元他都嫌贵。“我爸超省,有时候他一问价格,就说不好看,其实我知道他是嫌贵了。”有一次,王晓璐看他里面的衣服都破了,就让他去买件新的,他说不用了,反正穿在里面没人能看见。他有双60元的皮鞋,穿了好多年,到最后鞋底都破了,他也舍不得换新的。他经常得意地跟女儿说,“你看这鞋多好,又便宜又耐穿,还防水。”

      多年来,王安俊一家三口一直住在阅马场附近老旧的职工宿舍里。前几年老房子拆迁,王安俊一家被安置在了首义新苑小区,建筑面积90个平方米,他们家需要补交7万多元的差价。王安俊76岁的老父亲王正春知道儿子没什么积蓄,找人借了3万元支援他们。王正春一直在一个小区当门卫,本来打算今年退休,但儿子突然去世,欠下的3万元还没还完,老人说,他还打算再干两年。

     “家里的事他从来没管过。”黄元珍以前是街道棉纺厂的员工,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厂子倒闭以后,她只能断断续续打零工。前年,她找到了帮一家酒店刷盘子的工作,包吃住后一个月收入900块。“家里的装修都是我趁着休息的时候弄的。”尽管如此,黄元珍并没有觉得王安俊作为丈夫不称职,她说,即使每个月只休息一天,王安俊在家总是一大清早就起床给自己和女儿做早饭,“他这个人从来不对人提困难,宁可自己吃苦。他是个真爷们。”

      评先进,把荣誉留给年轻人

     “他从来没有提起过,我们也不知道他家里条件那么艰苦,现在想起来都很内疚。”

      王安俊调到纪委监察处以后,主要负责招投标和采购流程的监管,“他业务熟,知道哪些环节容易出问题,也知道如何防控风险。” 二师纪委副书记、监察处长谢民与王安俊共事了一年多,她说,通过王安俊的努力,二师纪委监察处第一次设计了招投标全过程监控的表格,招投标的档案制度也逐渐建立和完善。

     “我们部门就他一个男同事,很多事情他都是抢着做。”谢民说,有时候工作太忙中午要加班,王安俊默不作声地去食堂吃饭,总会给两个女同事带一份回来。“每次带饭他都刷自己的卡,我有时候追上去把卡给他,他还死活不肯要。”

      去年年底,学校准备评优的时候,纪委监察处有个名额,谢民本来已经把王安俊的名字报给了办公室,他听说以后坚决不同意,非要把名额让给下属,“他说年轻人成长的空间大,荣誉对他们更重要。”谢民不肯打电话给办公室换人,王安俊就自己跑过去,硬是把自己从评优的名单上给换了下来。“他从来没有提起过,我们也不知道他家里条件那么艰苦,现在想起来都很内疚。”

      去年寒假,心脏动过手术、曾两度接到过病危通知书的王安俊又主动承担起了值班的任务。王安俊的病情一直拖到今年大年初二晚上,当家家户户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气氛里时,王安俊艰难地拉起妻子的手说,“这辈子我最对不起你,跟我这么多年没让你过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  晚上8时,王安俊离开了人世。家人整理他的遗物时,发现他的包里还放着值班当天没啃完剩下的半个冷馒头,黄元珍当场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 “他是个好人。很多事情看起来普通,做起来却真不容易。”二师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张小京表示,近期,学校将集中开展师德教育宣传,全校师生将学习王安俊的事迹。

      王安俊,1960年6月出生,武汉黄陂人。1978年入伍,进入兰州军区空军某部后勤汽车连,11年军旅生涯中,年年被评为汽车连先进分子。1989年,王安俊转业来到湖北省第二师范学院(原湖北教育学院),历任校后勤车队副队长、队长,资产与后勤管理处副处长,校纪委监察处副处长,多次被评为校先进工作者。2012年1月24日因病去世。